网站公告:
诚信为本: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全国服务热线:+86-0000-96877
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手机:+86-0000-96877

电话:+86-0000-96877

邮箱: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地址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案例展示 NEWS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
杀妻 女儿仅20个月大为骗保天津男子普吉岛
添加时间:2019-03-13

  丈夫在几个月时间里,陆续为妻子购买十几份保险,保险金额超过三千万元,受益人填了自己。随后,他把妻子带到泰国一家私密性极强的别墅酒店残忍杀害,还伪造现场向岳父母谎称妻子溺亡……

  小洁的父亲做梦都想不到,女婿张轶凡竟如此歹毒!而尸检报告显示,女儿死前很可能遭受严重暴力,肋骨骨折,肝脏撕裂!

  10月27日晚,张轶凡带着妻子和20个月大的女儿从天津出发,去泰国普吉岛旅游。

  10月30日16点多,张轶凡的父亲给小洁父亲打来电话,说小洁出事了,让他们来一趟。“我刚进门,他父母就给我们跪下了,说小洁游泳淹死了”,4位老人当时哭成一团。

  10月31日凌晨,张轶凡带着女儿回国,上午9点多,他和父亲一起来到岳父家,一进门就跪下磕头。小洁父亲询问为何事发一天后才给家里报信,张轶凡说他一直在警局做笔录,天亮才离开,期间没带手机。

  小洁的父亲告诉记者,那天入住酒店后,张轶凡进入了他的房间,然后对他们坦白自己打了妻子,但否认杀害了妻子。“张轶凡说,孩子以后让姥姥看,他爸爸身体不好,妈妈也不适合看,还说他爸爸骂他为了钱丧心病狂,他说他不回去了,就在普吉陪小洁。他说他买了1700万的保险,让我们拿这些钱抚养孩子。”

  1700万保额没有在小洁父亲心里激起丝毫涟漪,反倒让他开始怀疑女儿死于女婿之手。

  天亮后,一行人前往医院,尸袋拉开的那一刻,小洁父亲什么都明白了。女儿身上有许多处明显外伤,右肋有大片淤青,更加惨不忍睹的是,小洁多个手指指甲折断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脱光上身的张轶凡被警察带进一间玻璃屋子,这时小洁的家人才看清,张轶凡右臂上全是伤。张轶凡随后被警察带去事发酒店,下午又带回警局审讯。

  泰国时间11月2日0点40分左右,警察对死者家属喊道:“张轶凡承认了!”

  警察播放了一段前一日张轶凡为警方现场还原案发经过的视频:一名警员扮演小洁,视频开始时张轶凡穿着肥大的短裤站在水里,捂着替身警员的嘴往水里摁,等到警员不再挣扎,他上岸在屋里坐了好一会儿,又下水把尸体拉到泳池边台阶处……

  尸检报告显示,小洁两侧手臂、胸部、肩部有多处伤口、淤青,头皮有好几处淤青,脖子肌肉两边有淤青,胸部肌肉有淤青,第5根肋骨折断,腹内有出血,肝有淤青并撕裂,脾及肾两边有瘀血……可查验死因为“溺水”。小洁家人怀疑,小洁死前遭受了严重殴打,而后才被扔进泳池溺水身亡。

  11月4日,在衣柜里一床没怎么盖过的婚被里,亲属找出了4份保单,全部为寿险:

  4份保单投保人均为张轶凡,被保险人均为小洁,被保险人身故受益人均为张轶凡一人。

  小洁家人怀疑小洁并不知道这些保单的存在,因为保单需要被保险人签名,而3份有签名的保单上,被保险人签名都与小洁字迹有差异。

  随4份保单一起被发现的,还有几张投保信息。一张手写记录显示,他很可能还购买了5份寿险,均为本人投保,保额总计450万元,受益人为“法定”。作为配偶,张轶凡是第一顺序继承人。

  另一张打印明细上记录了12个保险产品,也全部为寿险,有10家产品后面做了勾选,保额总计1010万。两份记录中有个别产品疑似重复,所列保险有的为在线投保产品,有的为外地保险公司产品。

  小洁家人告诉记者,警方正在调查这些保单,已核实11份总部在京津两地的保险公司的保单,其余保单总部分设在珠海、上海、贵州、山东等地。

  如果张轶凡确实购买了手写明细和打印明细中被勾选的寿险,除去疑似重复项,加上实体保单和已查实的保险,张轶凡总计购买寿险达18份,保额共计3326万。

  此外,小洁家人这两天又在张轶凡电脑里,查到他利用移动平台购买意外险的记录。

  小洁结婚时,父母给女儿陪嫁了一套房子,外加80万现金。日常生活中,两方老人总是尽力帮衬小两口,不让他们承受经济压力。

  今年3月,张轶凡提出再买一套房,为获得首套资格和小洁办理了离婚,小洁母亲知道后让他们赶紧复婚,并拿出60万元予以资助,加上张轶凡父亲拿出的100来万,本已够付全款。

  事发后,张轶凡父亲找到了这套房子的购房合同,发现张轶凡购房时还是贷了67万元,本应用于购房的67万元不知去向。小洁家人调查发现,结婚时陪嫁的80万也不知去向,张轶凡信用卡里还欠着不少钱。

  在普吉岛酒店里,张轶凡向岳父母坦白他已从银行辞职,但小洁父母向张轶凡前同事打听后才知道,张轶凡在结婚后不久就辞了职。

  小洁的表哥在张轶凡的台式机里发现了共计158G的色情视频,并发现他购买过线上,电脑里存有一些截图。

  小洁家人从银行调取了张轶凡部分消费记录。某银行信用卡消费记录显示,张轶凡大笔的钱都付给了一直播平台,所付费用疑用于为打赏主播。

  已有消费记录显示,从今年7月中旬开始,张轶凡每次给直播平台的支付金额从两三百元升至千元,并开始出现单次万元消费。

  根据程序,引渡前提是需要国内警方予以立案,但国内属地派出所表示,因嫌疑人不在国内,案发现场也不在国内,他们无法以故意杀人立案,最终以死者父亲被诈骗为由立案,12月3日,小洁父母从派出所拿到了立案告知书。

 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知名刑辩律师邓学平表示:“一般来说,此类犯罪在国内的量刑应该会比泰国重,如果可以证实是蓄意杀人,手段残忍,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