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:
诚信为本: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全国服务热线:+86-0000-96877
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手机:+86-0000-96877

电话:+86-0000-96877

邮箱: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地址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案例展示 NEWS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
家属称百万财产不知所踪男子为骗保泰国杀妻续
添加时间:2019-03-13

  12月10日,一条题为“男子买3000余万保险后普吉岛杀妻”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。12月11日上午,新京报记者从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宣传部门获悉,涉事男子涉嫌诈骗,已立案调查,但因事发地不在国内,警方尚不掌握“杀妻”等细节,此案已按相关流程正在侦办。中国驻宋卡总领馆驻普吉领事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表示,该案在按照泰国方面的法律流程在走。死者张红(化名)表哥王文(化名)告诉记者,张红父母及大伯仍在泰国处理此事,想通过中国驻宋卡总领馆的帮助,将张红的丈夫张某凡引渡回国。目前家属已在曼谷聘请律师,就此事向普吉岛卡马拉警局(Kamala Police Station)提出诉求。全文2796字,阅读约需5分钟

  12月10日,“津云”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条题为《天津男子给妻子买3000余万保险后普吉岛杀妻 女儿仅20个月大》的文章。此文称,天津男子张某凡给妻子购买保险后,带着妻女去泰国普吉岛旅游,并在一家酒店将妻子残忍杀害,后伪造现场向岳父母撒谎称“妻子溺亡”,事发时女儿仅20个月大。当晚新京报记者发现,该微信公众号已将该报道原文删除。12月11日,记者联系到张红的表哥王文,他表示文章属实。他说,张红今年29岁,天津人,和张某凡结婚不到三年,有一个20个月大的孩子。10月27日,一家三口飞往泰国普吉岛度假。10月30日16时许,张红的父母接到张某凡家人来电,说张红在普吉岛游泳淹死了。11月1日上午,张红的亲属在普吉岛巴东医院看到了张红的尸体。家属提供的照片显示,死者右侧肋骨处延伸到臀部有大面积红肿痕迹,颈部发红、有几处细小出血伤痕。另一份由家属提供的尸检报告复印件显示,张红身上有多处伤口,长度在1-3厘米,第5根肋骨折断,肚子里有出血,肝有淤青并且撕断了,脾及肾两边有淤血。

  看到张红的尸体后,家属怀疑“张红淹死”的说法,认为张红的死和张某凡有很大关系。当日下午,张红家属来到酒店属地的卡马拉警局报案,不久,张某凡被警察控制。12月11日上午,中国驻宋卡总领馆驻普吉领事办公室一泰方女工作人员证实,张某凡的确已被普吉岛当地警方控制,“协助调查”,“后续也会按照泰国方面的法律进行审理”。王文告诉新京报记者,张红的父母和大伯已于11月10日左右在泰国办理完相关手续,将表妹遗体运回国内火化安葬,后事已处理完成,“这周四(13日)他们回国去墓地祭奠,自从火化完一直没敢让他们去墓地,就是怕他们太悲伤”。中国驻宋卡总领馆驻普吉领事办公室也证实,已协助家属办理了尸体运回国内的手续。

  上述网文称,张某凡在几个月时间里,陆续为张红购买了十几份保险,保险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,受益人设为自己。王文告诉记者,在天津料理完张红的丧事后,在张红家中找到了4份保险单。保单显示,2018年6月至9月,张某凡一共购买了4份巨额保险,这些保单来自不同的保险公司,保险金额从150万-800万元不等,总价值约1710万元,被保险人为张红,投保人和受益人均为其丈夫张某凡。除此之外,张红的亲属表示,他们已在天津当地派出所报案,“因为现场和当事人现在都在泰国,所以只能以张红父亲被诈骗为由报案,希望国内警方能帮我们调查这个事。”天津市公安局塘沽分局新村派出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显示,张红父亲被诈骗案符合立案标注标准,现立为刑事案件并侦查。警方告知亲属,张某凡还购买了十多份保险。12月11日,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宣传部门一位张姓工作人员表示,事发地在国外(泰国普吉岛),杀人等案件关键信息尚不掌握,而国际的一般原则都是“属地优先”,也就是由犯罪发生地的国家管辖。上述张姓工作人员说,死者家属12月3日持相关资料来报案,通过受理家属的资料,符合立案标准,“是男子涉嫌诈骗一事,而并非是以涉嫌故意杀人立案。”

  王文说,他们常和张红夫妇聚餐,张某凡显得特别合群,对张红很好,“挺会过日子的,会为了省一点停车费绕远路找停车场,逢年过节,两口子也会买点奢侈品包和衣物,看起来很幸福的一家人。”张红父亲提到,女儿结婚时,家里陪嫁了一套房,还有80万的现金,今年3月份,张某凡父母出了100万,张红家里出了60万,足够给两人全款买第二套房,但事后张红家人得知,张某凡买房还贷款了67万元,“那60多万不知道用在哪儿了。”事发后,家属查询到,张红和张某凡的账户上所剩无几,陪嫁的80万元也不知去向。王文则提到,张某凡还曾向亲戚借了几万元,几次催款才还清。家属调取了张某凡名下信用卡的部分记录。消费记录显示,张某凡从7月份起,几乎每隔两天就有数千元的消费,每次从1000元-10000元不等,还有数万元的还款记录。消费记录中还可看到,他多次支付大额钱财给一直播平台,家人怀疑这些转账用于打赏平台主播。“8月份共转了35000元,9月份光一张信用卡向直播平台付款的金额就在63000元以上。”

  12月11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从家属方获悉,涉事酒店名为普吉岛帕瑞莎度假村。随后,新京报记者以游客身份联系该酒店,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此事发生该酒店,并表示“酒店已经对外开放,正常营业”。张红的大伯张先生回忆,他们11月1日抵达普吉岛,曾去过事发酒店,被工作人员拦在了外面,“工作人员说里面已经有人入住了,不能进去看。”张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转述警方信息称,事发后,房间一直处于封锁状态,直到现场调查取证完毕,才重新让酒店对外开放,“警察跟我们说,酒店内的泳池水深1.4米-1.45米。”新京报记者在国内某商旅预订APP上看到,普吉岛帕瑞莎度假村属“豪华型酒店”,距离卡马拉海滩直线公里,位于卡马拉海滩一处悬崖,较为幽静,房间自带泳池。房间单晚价格在3000至6000元不等。

  如果关于张某凡“买3千万保险后杀妻”的指控成立,那么男方是否可以拿到这笔保金?昨日下午,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,杀人骗保的案例以前曾发生过,法律界人士的观点也有不小分歧,“但总体而言,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保险金的可能性不大”。该律师指出,一定程度上,这种“同一被保险人集中多险企高额投保”的情况是存在的,原因在于保险公司在互联网平台上销售保险时,普遍没有设置询问客户是否已投保其他保险公司产品的环节,“网上卖保险往往不问客户是否已经投保”,行业普遍没有采取行动弥补这一“漏洞”。对于家属提出的希望将张某凡引渡回国受审,上述律师指出,中泰两国1994年曾签订《引渡条约》,此前也有引渡嫌疑人回国审理的先例,不过都是轻刑犯罪,重型犯罪的引渡条件还要根据案件的程度进行具体裁定。理论上来讲,中国司法机关对此案拥有管辖权,但泰国作为案发属地,也拥有属地管辖权,是否启动引渡程序,还需两国警方权衡协调。